公投與輕生奏起的哀曲
3/2016    流覽 224 次
 
建伯     公大
過去一年來香港大學的抗爭,一場接一場,驚心動魄之餘,也翻轉了人們對高等教府的良好印象。然而這僅僅是開場的熱鬧,主角是幾個學生會領袖。事情有了發酵的合適環境之後,教授群中 “脫穎而出” 的精神導師們便着手在其他院校逐步開動 “公投” 的機器,要在各大學校監誰來出任的問題上,為大學資助委員會的檢討工作定調。可是在搶盡鏡頭、耗費教育資源的背後,有八名大學生在短短幾個月內輕生,能不冷靜下來檢討一下學生們出了甚麽問題嗎?
一方面是精神導師為學生們燃點起咄咄迫人的氣焰,燃燒着青年的生命;這樣的學生處於亢奮之中,那會感受到學習的壓力?那有時間為將來而徬徨?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同學,志不在此,也適應不了喧嘩,對於無視個人尊嚴的作風更難接受。他們需要安靜的環境,融洽的關係;在學習與研究的道路上,有同伴聆聽探索的困難,有師長指點人生與學問的迷津。大學本來就是這樣的,唯其如此,才能承受壓力,抱有希望。大學也是包羅萬象的,不怕前衛,不怕權威受到挑戰,為的是創新和發展;抗爭如果不破壞思想與學術的多元性,不會遭人壓惡,也不會喪失自己的人格。
可是,當今的師徒合夥、社會串聯,把大學的主要力量都牽扯到一個議題上,那能如常地顧得上學生的學習壓力和個人的成長問題?就在一片吵鬧聲中,八名大學生摔死地上,我們能夠聽到他們的申訴嗎?當然,輕生的人未必要我們知道甚麼;不過,如果他們真的要傾訴,而我們卻困在反對和理非的呼唬中,我們能聽到傾訴嗎?能知道是甚麽原因使年青人捨棄生命嗎?
公投沒有讓喧嘩沉寂,公投在反對和理非的呼唬中提出來,卻無意讓校園回歸理性,繼續踐踏大學的多元性。這樣的公投何公之有?這樣的公投要把大學教育投向何方?公投不會萬歲,亢奮有休止之時。可曾想過?亢奮過後,同學們仍要面對學習問題,面對人生問題,請問精神導師們、公投教授們,學生追隨號召,搞事不搞學問,失去三、四年的大學光陰,您們能補回來嗎?您們搞出來的所謂公投,急於求勝,排斥商議,不去考究是否有法律效力,就是要拿它來脅持輿論。如此公投,愈不周全,便愈有徧差,只會淪為不科學的民意搜集,您們能夠本着學術忠誠,向同學們解釋這是甚麽玩意嗎?誰堅持誤人子弟,請先想想,如果將來一旦再次上演輕生悲劇的話,有父母向社會提出控訴的時候,您們能推得一干二淨嗎?
 
 
     
首 頁 | 關於我們  | 最新消息 | 活動資訊 | 團體會員  | 會員通訊 | 招募會員  | 高等教育新聞  | 友情連接  | 聯絡我們
版權所有©2009 香港高等院校職員會聯會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