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江湖﹕哈佛的通識教育 2011.10.6
10/2011    流覽 1565 次
 

  香港教育界這幾年來,為了設立通識課程,在中學與大學都進行了諮詢,而且請了不少外國的教育專家來指導,希望改弦易轍,讓我們的教育系統擺脫過去受到英國 制度的錮蔽,朝向美國教育發展的開放性與探索性。在香港發展通識教育,方向與脈絡大體是正確的,本來有個良好的願望,是要孕育心靈開放的人才,培養有獨立 思考判斷能力的下一代。然而,最令人不解的是,香港教育當局聘請的所謂外國專家,有一大批都來自大英國協,從天涯海角到香港來指手畫腳。也不知道主管教育 的官僚,為什麼如此厚愛這些洋和尚,要他們十萬八千里,翻覑筋斗雲,來到東勝神州的香花仙島,念些莫名其妙的大般若三藐三菩提教育心經。

  主管大學教育的官僚很像唐三藏,是個好聽豬八戒讒言的「豝耳朵」,或許是因為過去的殖民習慣,二話不說,就接受了洋心經的教導,規定所有的大學課程,都要 詳列課程規劃,設置立竿見影的學習目標,以可否量化評核作為教育基礎。各校明確規定,所有課程的教學目標都要以「成效為本」(outcome based),必須符合急功近利的實際成果,還列出教學「十誡」,不准老師教導學生去「理解」(understand)、去「相信」(believe)、 去「陶冶」(cultivate)、去「欣賞」(appreciate)開發心智的教材。規定教學的方式,必須教學生「比較」(compare)、「默 記」(memorize)、「分析」(analyze)、「明列」(list)、「復誦」(recount)、「評論」(criticize)。於是,新 設置的通識課程,也就循覑這條「知識性價比」的脈絡,標明了每門課都有應用價值,都能夠讓學生在教育投資上有所增值,可以「值回票價」,甚至讓學生今天學 的知識,明天就可以「活學活用」,在職場上大顯身手,搵錢大晒。

 我參加過 許多大學通識課程的規劃與諮詢工作,基本支持各大學最初推行通識教育的理念,但對於教育官僚三令五申,逼迫各大學執行「成效為本」的教學方式,顛覆通識教 育理念的具體措施,卻實在不敢苟同。舉例來說,某大學規定了幾十個學分的通識課,剔除了必修的大學英文,也就是七八門課,分成不同領域,像是人文社會、自 然科學之類。這種按照專業知識領域的分類,對大學生的成長,是否合乎通識教育的基本理念,暫且不去說他,最可怕的是不管什麼領域,首先要求就是「成效為 本」,否則不准開課。

 教育官僚告訴我們,大學通識教育的發展,是要「超英 趕美」,那麼,我們來看看哈佛的通識課程吧。哈佛大學在2008年經過了多年的研究,廢棄了傳統的必修核心課程,設置了嶄新的通識必修課,分成八個領域, 本科生必須在每個領域至少修讀一門及格,才能畢業。八個領域是:「審美與闡釋的理解」(Aesthetic and Interpretive Understanding)、「文化與信仰」(Culture and Belief)、「實證與數學推理」(Empirical and Mathematical Reasoning)、「倫理推理」(Ethical Reasoning)、「生命系統科學」(Science of Living Systems)、「物理宇宙科學」(Science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)、「人類多元社會」(Societies of the World)、「世界中的美國」(United States in the World)。光從通識領域來看,就在教學範疇上設置了「理解」與「信仰」,居然還有「審美」,完全犯了香港教育的「十誡」大忌。

  再看看哈佛通識教育的宗旨與目的,就會發現,香港教育官僚所說的「師法美國」,原來與世界一流大學的想法不同,甚至是南轅北轍。哈佛通識教育列了四條總 綱:第一,要培養學生參與公民社會;第二,要教育學生去「理解」他們是藝術、思想、價值傳統的產物,也是參與者;第三,要學生掌握能力,得以批判創造地回 應改變;第四,要發展學生對自身言行倫理的「理解」。哈佛不斷強調,要教育學生「理解」,要理解自己、理解社會、理解藝術傳統、理解思想傳統、理解價值傳 統,理解自己的道德言行準則。然而,「理解」(understand), 在香港卻列入「成效為本」的黑名單,絕對不許寫入課程設計的。

 當然,香港是香港,國情不同,搞通識教育,也不必學哈佛。

 [文.鄭培凱 學者.詩人 近作有《吹笛到天明》等]

 
 
     
首 頁 | 關於我們  | 最新消息 | 活動資訊 | 團體會員  | 會員通訊 | 招募會員  | 高等教育新聞  | 友情連接  | 聯絡我們
版權所有©2009 香港高等院校職員會聯會 不得轉載